当前位置:温州数码科技广场连锁发展有限公司历史揭秘:元代女文学家管道升与赵孟頫的神仙爱情
揭秘:元代女文学家管道升与赵孟頫的神仙爱情
2022-07-11

管道升(1262年—1319年),字仲姬,浙江德清茅山(今浙江干山镇茅山村)人,一说华亭(今上海青浦)人,元代著名的女书法家、画家、诗词创作家。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管道升自幼才资过人,聪明慧敏,仪雅多姿,“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可谓有着极高的天赋,她凭借着书法的成就,还与卫夫人(卫铄,“书圣”王羲之的启蒙老师)并称“书坛二夫人”。

管道升26岁那年,嫁给了同时代的大才子赵孟頫,这两位旷世才人相成眷属,并在之后的一生中相互学习,同心同德、相敬如宾,在当时是一段极其美满的姻缘。

赵孟頫[fǔ](1254年—1322年),字子昂,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人,南宋末元朝初期的官员,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

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尤以书法和绘画的成就最高。在绘画上,他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赵孟頫亦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其书风结体严整、笔法圆熟,创“赵体”书,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为“楷书四大家”。

赵孟頫作为宋朝宗室,在南宋灭亡之后,并未受到株连,一度蛰居在家。后来获元世祖忽必烈的召见,忽必烈见赵孟頫才气豪迈,神采焕发,如同神仙中人,非常高兴,常与他探讨朝政大事。赵孟頫连续受到元世祖、元武宗、元仁宗、元英宗四朝礼敬。

赵孟頫出身贵胄之家,又受到新朝的礼遇,加上他才华横溢,擅长诗词书画,与同样诗词书画出色的管道升在一起,夫妇二人无论是吟诗作画,还是遨游山水,可谓是相得益彰,珠联璧合,羡煞旁人。

管道升与赵孟頫有许多共同的语言,他们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谈古往今来的才子佳人,谈古今江山易主的变迁,谈人生的归宿、生命的意义,他们绝对是天造地设的绝配。

然而,再美丽的女人,也经不起岁月的折磨,经不起时光苒苒消磨掉青春和容颜。管道升也不例外,因此,她与赵孟頫步入中年时,遭遇了一场婚姻危机。

赵孟頫在元代受到先后几任皇帝的尊崇,作为一个官居从一品的官员,中年的他也有了纳妾的想法。

只是,作为文人,赵孟頫不好意思向夫人管道升提起纳妾之事,而是通过写诗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纳妾的想法。

明代蒋一葵在《尧山堂外纪》记载:赵松雪(孟頫)欲置妾,小词调管夫人云:“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何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管道升在婚姻危机的关键时刻,她一不声色俱厉,二不逆来顺受,面对丈夫表露纳妾心思的这首小调,而是回敬了一首词,希望以真情打动丈夫并表达自己反对的态度,这首词就是著名的——《我侬词》。

《我侬词》 管道升

尔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尔,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尔,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尔,尔泥中有我。

我与尔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道升并没有明确反对丈夫纳妾,而是通过写词的形式来感动丈夫。《我侬词》虽然题名是“词”,行文却更像元曲的白话朴质。

《我侬词》以情诗的形式,以朴实直白的语言,表达了夫妻情爱的亲密无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种水乳交融难分的关系。

捏塑、打破、调和、再塑这些用词,表达的是只有结发夫妻オ能做到的同患难共甘苦,这些都是小妾所不能给予的,也是小妾做不到的。

最后一句“我与尔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表达了管道升希望能与丈夫生死相依,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当赵孟頫读到妻子这首深情款款的情诗后,内心充满了伤感,是啊,在他们夫妻的生命里,有太多太多值得永远铭记珍藏的故事,这些故事不应该由第三个人来分享,它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赵孟頫开始后悔自己纳妾的想法,他亲自向妻子认错,取消了纳妾之事。就这样,两个已步入中年的人又像一对青年恋人开始美满幸福的爱情婚姻生活。

管道升这首饱含深情的《我侬词》成为他们夫妻忠贞爱情的象征,这首反映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命运和家庭责任的词,成为表达伉俪情深意笃的千古绝唱。赵孟頫与管道升也成为千百年来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